新闻分类

联系我们

北京利由商贸发展有限公司

联系人:李先生

手机: 1353448133

邮箱: 131313@qq.com

网址: http://www.helpthepoor.com.cn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订阅 >

每当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处于危难之际

发布日期:2017-08-26 07:25 来源:未知



  
 
  飞将军
 
  “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。”
 
  喜欢读史,每次读起太史公的《史记》,都会沉湎于秦汉风云际会的波澜壮阔之中,也让我于历史长河的众多朝代里,更倾心朴实但壮美,多蹇但不失柔情的汉初。所有写史的巨匠中,司马迁公的文笔最为细腻犀利,人物与事件刻画的最为丰满生动,那章《李将军列传》,我更是每每必读,总会如鲠在喉、涕泪沾襟。
每当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处于危难之际
  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多少仁人志士会吟诵出此诗以明志,更会追惜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飞将军。李广已经不只是一位传奇英雄铭刻民族史册,而是一种勇武不屈的民族精神流淌在每个中华儿女的血脉之中。记得以前流行过一本书《狼图腾》,作者认为中原农耕民族缺少血性,面对以狼性为崇拜的草原民族的入侵时,往往成为了待宰的羔羊。我窃认为这个理论谬亦。中华民族至始之初就是图腾龙虎的民族,龙虎的高贵、雄武,是立族骨气之根本,那种气吞万里、马革裹尸的豪气,在血与火的斑驳历史里,一直都是一代代的不屈头颅的脊梁。匈奴,从有记载时起一直都是中华之心腹大患。如豺狼般时刻窥视骚扰我国北方。彼此一代代互相征战,争地盘、抢牛羊,侵略与反击,屠杀与复仇,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,无非是生存与血性的虎狼之争。也曾辱杀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,也曾被李牧清野一战扩土千里,也曾围困汉高大军于白登七日,也曾惧怕蒙恬神勇而二十年不敢正视北疆。后来最终屈服于中华民族的一波波永无休止的征戮,当雄略盖世的汉武大帝五次派遣大军扫平沙漠,帝国双璧骠骑冠军饮马瀚海、列郡祁连,封狼居胥时,就给了当时这个不共戴天的敌人最致命的一击。此后匈奴一蹶不振,分崩离析。南匈奴归附大汉,北匈奴被迫逃离世代定居的丰草之地,一路西迁,最后竟然在地中海灭亡了鼎盛一时的罗马帝国,成为今日欧洲各国还唏嘘不已的“上帝之鞭”。试问那时我不为龙虎,岂能驱逐桀骜一世的单于远遁?不为龙虎,怎会弯弓射天狼,不破楼兰终不还?
 
  当典属国公孙昆邪痛哭着对汉景帝说:“李广才气,天下无双,自负其能,数与虏敌战,恐亡之。”每读到此句,我都不禁为居庙堂之高而惜天下之才击节,更为两千多年前祖先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安睡”的霸气而顶礼感怀。最近有一部电视剧《亮剑》引起很多观众感想,认为中国需要亮剑精神。岂不知立族伊始,那种铮铮铁骨早就是天生的民族性格,我们的祖先,不仅敢于亮剑,更善于用剑。“广居右北平,匈奴闻之,号曰“汉之飞将军”,避之数岁,不敢入右北平。”面对咄咄逼人的敌人,让一寸,他就进一尺,贪欲暴涨,遗祸不息。而寸土必争,锋芒相对,反而会赢得尊重,惧畏如宾。此所谓“凶顽不足惯,蹬鼻子上脸。”以暴易暴,以强诛恶,骁勇善战的李将军做到了。壮怀激烈的岳武穆做到了、天子守国门的明成祖做到了……堂堂华夏男儿,古往今来,哪一个,不敢作敢当,气吞寰宇,青史标榜。
 
  当成吉思汗崛起于斡难河畔,欧亚大陆为之震颤。他率领蒙古铁蹄一路驰骋,戗灭群国,势如破竹。也许英姿天纵,在那个时代,天下,已无敌手。逼降戈壁苍狼的西夏只用了短短的一年,灭亡不可一世的金国只用了区区的六年……然而面对貌似柔弱的偏居一隅的南宋,却用了近半个世纪,期间竟然赔上一位大汗的性命。当忽必烈想从被俘的文天祥口中严刑利诱出问题的答案时,文天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写了一首诗,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这就是中华民族不屈的写实,也许,只会砍人吃肉的枭雄忽必烈根本就不会懂。“尧之都,舜之壤,禹之封。于中应有,一个半个耻臣戎!”崖山一战,南宋拼尽最后的希望,当陆秀夫背着幼小的皇帝向北最后一眼无尽眷恋回望故土,然后毅然从容赴死的时候,追随到最后的二十万军民,都如归般投身无垠的南海之波。“人固有一死,或轻如鸿毛,或重于泰山”,那些以死抗争到最后的二十多万大宋男女老少的勇士们,他们临崖一刻或许不是想着鸿毛泰山,他们只是想用决绝的选择,用玉碎维护永不低头的尊严。当惊闻南宋灭亡之后,日本天皇率满朝文武隔海祭奠,泣拜:中国亡矣。岂不知中国是不会灭亡的,因为祖先已经在我们每个人的胎记上印上了龙虎的痕迹,代代薪火相传。时光荏苒,不知今日浩瀚的海疆,是否还有英灵的呐喊日夜泛起洪波……
 
  世界民族之林,浩浩汤汤,自强者胜,无知者亡。美国的创新、德国的精湛,日本的团结,英国的前瞻……当我们如数家珍谈起其他国家的特色时,我们自己的一技之长在哪里?一个连让世界认可的个性都没有,我们又如何崛起于东方?每次看到外部新闻报道,不是中国游人大声喧哗、破坏环境。就是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一掷千金,浪费奢侈……现在我一见这样的新闻,从以前的火冒三丈到如今的一笑而过,都已经开水煮青蛙了。有人说,那是西方舆论的负面宣传,那么,我们在国内每天都亲眼目睹的丑恶难道也是负面宣传的表演?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”,如果只是计较宣传的导向,不去想方设法防微杜渐,我们只会被这个距离越来越近的世界越拉越远。在这个时代,我们其实不缺乏榜样,而是缺乏,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人当榜样。记得一个外国朋友和我说过:你们中国人每一个都是很聪明很厉害的,但是,太喜欢各自为战……是啊,我们早就总结出“一人一条龙,一群一窝虫”了,但是,我们,也从来缺少记性。曾经叱咤欧洲大陆的拿破仑说:古老的中国是一头雄狮,但它睡着了,就让它熟睡吧,最好不要醒来。其实听到这句话,我从来没有暗问苍天它何时会醒,而是,问今日的它,是否还是那只让世界恐惧的雄狮?
 
  近些年我历游南北,于寻常巷陌、百姓家中交流谈论时,却惊觉,原来,最受忽略、误认麻木的最底层,已经渐渐苏醒,食肉者鄙,祖先的血液,最先在劳苦大众的体内涌动,也许,只有他们,才能感受到时代赋予的最刻苦的隐痛。只有他们,才有决心有魄力向着不公发出怒吼。只有他们,从来没有闭上过雪亮的眼睛。
 
  局部战争也许是科技、武器装备、战略战术起决定作用,但是亡国之争,决定胜负的是民族的信仰。有人说海湾战争不是武器起决定作用吗?说这句话他真的没用脑子,如果美军不是先期通过间谍了解和买通化解了共和国卫队的斗志,它会冒军事之大不讳长驱直入、不怕“生命线”遭到切断?巴格达会到最后连像样的巷战都没有,就突然消失了号称“世界第三陆军”的伊拉克部队?萨达姆不是输在武器与科技,而是,输在了民心。记得第一次听说“铁腕”这个词时,我就有种说不出的恐惧和向往,恐惧它无所不用其极的有力,向往似乎只有仰视才能感觉到的权利。而今,世界上那些真正的“铁腕”的人物纷纷“落马”,或是无可奈何的下野,或是被掀翻在地。而那些还留在台上的“铁腕”,时刻恐惧已经觉醒着的人民大军的时候。我才知道,这个词,不是现在的纸老虎,就必将是未来历史书上的反面角色的代名词。
 
  太史公在评价李将军的一生时,用了这样一句话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是啊,真理不会说话,但是,谁忽视它、欺骗它,最后只会接受自己无知的惩罚。记得最近有一位专家教授专门发表一篇文章,认为国人素质差,搞民主会引发社会动荡、军阀割据。这话,真TMD操蛋。以前沦为“东亚病夫”时,很多租界的洋人店铺门前立着个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”的牌子,如今早已成为成为鞭策我们奋进的历史,原以为这些不堪回首的牌子早已拿掉了,现在才发现,原来居然还在这些“精英”的心里立着。说国人素质低,他实在不知道低素质的只是那么一小擢利益既得群体,勤劳善良的百姓,一直用围观的眼,明辨着是非曲直,心里面,燃烧着熊熊大火。按照此君的理论推论,应该让全体中国穷人不必在浪费粮食污染空气,收拾收拾直接排队去地狱才好。他不晓得,我们已经在地狱了,而且待得太久了,忍耐即将撕破遮羞布,迎来应该属于我们的光明……前些年美国轰炸我南斯拉夫大使馆、印尼屠杀砸抢驻印侨民……又有专家说了,我们必须韬光隐晦,以善意换取国际谅解。看着同胞死难,看着华侨兄弟姐妹遭受侮辱、抢劫、强奸,还只是谴责?还说换取谅解?敌人已经不是骑到我们的头上拉屎了,都拉上痢疾了,我们还要笑呵呵的打落牙齿和血咽?“专家”是不是葵花宝典练多了,最后都自宫了?估计如果某天穷凶极恶的强盗破专家门而入,砸抢财物、对其家人图谋不轨之时,专家一通侃侃而谈的“以忍耐求和平、以谅解图发展”的大道理,可以化敌为友把酒恨识晚,或是面对群凶,唱起一段《大悲咒》,必会使强盗放下屠刀、立地成佛。这让我想起网络流传形容城管的一句话“你跟他讲道理,他跟你耍流氓。你跟他耍流氓,他跟你讲法制。你跟他讲法制,他跟你讲国情。你跟他讲国情,他跟你讲接轨。你跟他讲接轨,他跟你讲政策。你跟他讲政策,他跟你耍流氓”。真TMD搞笑,真TMD中国式幽默……
 
  ……(此处省略三千字)
 
  白云苍狗,转瞬千年。而今这片古老而英雄的土地上,不知是否还有飞将军,横刀立马激扬天下,驱除群丑护我中华。让我于五岳之巅,再闻祖先磅礴如泄,荡气回肠的骄傲:
 
  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!


相关动态:

相关新闻: